LOGOinLOGO - 博客
谈论 LOGO标志 的各个方面 包括:设计 买卖 欣赏 建议 新闻
 
   
       
         
 
博客首页 > 文章列表 > 文章内容页面
           
  作者: Admin 性别: Male  
  网站: Admin 的网站  
  一些文字  
  www.LOGOinLOGO.com Our services : Logo for Sale & Purchase Logos & Buy and Sell Logo  
           

PayPal账户莫名其妙被封 资金冻结 骗子 圈钱 好不好

以出家人的身份谴责和投诉paypal,行为涉及圈钱、钻法律漏洞及骗子行径。 还我血汗钱,还我3000+美金。珍惜生命,无限远离paypal骗子。 事件回放: 本人被无良企业paypal, 无情的圈走3000多美金, 维权艰难 , 大体事情的来龙去脉 均跟下面转载的文章内容 相差无几。 说了也是重复 就不说了。 最后 建议大家 无限远离paypal, 越远越好, 你不要觉得你现在怎么样怎么样的, 你想想 曾今我也是 怎么样怎么样的, 现在照样挂。 如果事件感动了你, 请转发。 如果以前要是有人也让我看此文章 可能结局就不一样了.....

 以出家人的身份谴责和投诉paypal,行为涉及圈钱、钻法律漏洞及骗子行径。 还我血汗钱,还我3000+美金。珍惜生命,无限远离paypal骗子。
事 件回放: 本人被无良企业paypal, 无情的圈走3000多美金, 维权艰难 , 大体事情的来龙去脉 均跟下面转载的文章内容 相差无几。 说了也是重复  就不说了。  最后  建议大家 无限远离paypal, 越远越好, 你不要觉得你现在怎么样怎么样的, 你想想 曾今我也是 怎么样怎么样的, 现在照样挂。 如果事件感动了你, 请转发。  如果以前要是有人也让我看此文章  可能结局就不一样了.....



“我压根儿没卖过仿牌的东西,账号莫名其妙就被封掉了,还被通知我已成为被告。如不去应诉,账号里的钱就会被清零。”在和《国际金融报》记者的聊天中,费先生显得有些激动,语气中透着焦虑。

  他所指的“账号”是国际第三方支付平台PayPal,是美国eBay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允许在使用电子邮件来标识身份的用户间转移资金。与大量电子商务网站合作,成为他们的货款支付方式之一。

  费先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事发后,他才了解到,去年开始,就有大量中国商户的PayPal账号陆续开始出现“被冻结和清零”的现象。

  日前,《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与多位有着相同遭遇的商户沟通后了解到,他们碰到的情形都很相似,即会有来自美国的买家以高价购买仿冒品为由,与中国商户在线聊天,并通过聊天获得商户PayPal账号,随后,相关品牌商就会以聊天记录为证据在美国提起诉讼。

  “之后,你的账户会被冻结。”费先生说,目前,他被冻结的账户中有5200美元。

  紧接着,记者从名为“PayPal受害者维权联盟”的QQ群相关负责人处获悉,目前群内成员及其被冻结PayPal账户内的资金已超1000万元人民币,这还只是受害商户中的一小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金融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很多被冻结账号的商户均是被一家位于芝加哥、名为GBC(Greer Burns&Crain)的律师事务所起诉。

  “这次事件绝大部分由芝加哥一家律师事务所代理,可见背后是这家律师事务在挑动、组织。”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恒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猜测。目前,李恒与芝加哥Jeffery律师正代理一批案件在芝加哥法院应诉。

  在“被告”费先生看来,这很有可能是某些利益集团根据中国商户特性设计的一个“钓鱼圈套”。

  “他们知道,中国很多中小商户的品牌以及法律意识薄弱,往往给人留下卖假货、仿牌、侵权等不好的印象,这就像是一种洗不掉的‘罪名’,这些人也恰恰抓住了这些弱点,并利用法律空子,将之变为谋利的武器。”费先生很愤慨。

   针对上述疑问,《国际金融报》记者又联系到了PayPal。该公司回应称,这些账户之所以会被冻结,是因为作为第三方,“当收到法院给予的临时限制令后 须根据法院要求对相应的账户予以冻结处理。当PayPal收到法院判决书后,会根据要求执行扣除赔偿金,并根据法院要求汇入指定账户”。

  账户“冻结”

  “我是在1月8日登录时发现账户被冻结的。”费先生向记者回忆,他的跨境电商主要是在速卖通网站上,因此平常的生意往来很少会通过PayPal交易,除非一些客户主动要求,为了达成交易,专门注册了一个PayPal账户,所以,里面的金额不会很多。

  “但由于最近一个老客户刚刚汇进了一笔钱,所以账户里的金额达到了5000多美元,而那几天正好还有两笔钱要入账,所以,考虑到手续费,我当时就没有及时提现,想等钱集中入账后再一起提,没想到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冻结了。”再次回忆,费先生依然后悔不已。

  事实上,在记者的采访中,和费先生一样,很多商户没有及时提现都是因为考虑到手续费的问题。据记者了解,使用PayPal交易提现时,每笔需要支付35美元费用,所以累积到一定金额再取是很多人的选择。

  事后,费先生才发现,PayPal于1月7日时曾给他发过一封邮件,邮件称,PayPal审核发现其速卖通网站上的交易违反了PayPal的合理使用规则,因此,账户将被永久限制。PayPal可以冻结该账户中的资金最多达180天。

   本以为,即使再坏的结果,也就是180天后资金才能解冻,但让费先生没有想到的是,3天后,他又收到了PayPal的邮件。在邮件中,PayPal表 示,“PayPal在2014年12月22日曾受到法院指令,由于您有可能侵犯了CHROME HEARTS(克罗心)的知识产权,您的账户必须受到限制。在得到进一步消息之前,您的付款、收款、提款功能,以及部分或所有款项的使用均可能受到影 响。”

  PayPal表示,“PayPal可能会收到法院裁决,要求我们对您的PayPal账户款项做进一步行动。因此您的回应非常重要,请立即通过以下信息联系原告代表律师,回应此问题或咨询有关详情。”

  1月10日早晨,费先生收到了来自GBC律所的邮件,邮件内容和PayPal此前发给他的内容相似,大概介绍了涉案内容。

  1月13日凌晨,GBC又发来邮件称,从1月16日开始,有21天的商谈期,如果在此期间没有应诉,法院将会对被告进行判决。

  这时,费先生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因为他刚刚看到微信朋友圈内一位朋友的抱怨,内容似乎与其此刻的遭遇一样。

  于是,他开始排查自己售卖的商品,发现自己并没有涉及或模仿克罗心品牌的产品。

  那为何会被起诉?在仔细回忆之后,费先生发现,可能与其一位朋友邓先生有关。邓先生在速卖通平台上向境外客户出售鞋子,其所售的鞋子有一款类似克罗心商标的“十字”图形。

  而据邓先生回忆,此前确实有遇到过比较奇怪的买家——他们对产品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对商品的价格也并不敏感,而且订单数量比较大。

   “几十美元一双鞋,他们一订就是几十双,而且没还价,所以记忆比较深刻。”邓先生表示,但比较奇怪的是一定要通过PayPal交易,因为我没有 PayPal账号,所以就借了个账号,但在告知其账号后,却迟迟等不来钱入账。当时杨先生并没有感觉有异样,因此也没有把它当回事,谁料,却惹来了官司。

  维权艰难

  这样的事件显然不是个案。

  另一位吴先生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反映了类似情况。不过,和费先生借账号给朋友不同,吴先生是自己接触到了这样“奇怪”的买家。吴先生也是通过速卖通平台售卖商品,某天,有位买家向其咨询某仿牌的眼镜,并给吴先生看了截图,如果有,需要大量进货。

  吴先生店铺本身并没有该商品,但出于赚钱的目的,吴先生还是自称有货,因为他可以接了订单之后再去采购,于是统一接单,并给出了自己的PayPal账号。

  虽然这些交易并没有达成,但这些聊天记录如今却成为将其推上被告席的证据。

   而记者从名为“PayPal受害者维权联盟”的QQ群相关负责人处获悉,目前群内成员及其被冻结PayPal账户内的资金已经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 而这还只是受害商户中的一小部分。据悉,大量PayPal账户被冻结商户还活跃于网络论坛、微信等社交平台,个别群内的维权人数高达1400多人。

  “这么多商户,每个账户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钱,少则几千美元,多则几十万美元,这样算下来是一笔数字可观的金额。”费先生无奈地表示,“如今21天已过,估计接下来就是账户里的钱被清零了。”

  既然本身没有售假,为何不去积极应诉?

  对于记者的疑问,费先生表示,并不是自己不想去应诉,而是一方面留给自己的时间太紧迫,给的商谈期只有21天,从没遇到过此事的人根本来不及准备;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跨国诉讼成本高昂。

   “美国律师是按小时收费的,一般在300美元至450美元不等。我之前也咨询了律师,收费为350美元/小时,他估测了一下,处理这个案子,至少需要 10个小时的时间,大约3500美元的律师费。”费先生表示,而且这个“小时数”只是预估,最终究竟是多少还不能肯定。并不能保证胜诉,更多的会是庭外和 解,我的账户里总共就5200美元。

  而正在关注此案的国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明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这些商户在期限内不应诉,原告就会向法院申请缺席审判,那么这样基本会被判败诉,PayPal就会执行法院指令将这些商户账号内的资金转给原告。

  “事出突然,毫无准备,应诉成本高昂,胜诉率低,这是很多商户选择不应诉的主要原因。”刘明说。他建议,众多商户可以选择“抱团”的方式签约律师来降低诉讼成本。

  刘明告诉记者,截至2月13日,和他签约,委托其办理此案的商户已经达到15人,相关工作也在进行中。

  李恒则表示,两种案件赢得诉讼的可能性较大:一是纯粹借用朋友账户的;二是没有向钓鱼者声称自己是工厂可以生产该商标的卖家。

   “遇到这类问题,商户必须立即应诉,向对方律师表明我们的立场,应诉后,准备相关证据材料,并向法庭提出对案件事实与理由的相关主张。”李恒认为,在这 种情况下,双方律师应该都不会愿意继续诉讼下去,而是各自见好就收,这样方能促成和解。如果和解不成,那就必须继续诉讼,输也要输个明白,不能让原告如此 轻松地获得暴利。

  而吴先生也告诉记者,“目前他们正在召集各地受害商户,准备集体打这个官司,费用是挽回损失金额的20%,这样的收费比较合理,大家也承受得起。”

  打假利益链

   在多数跨境卖家看来,此事疑点颇多。在对比各自收到的邮件后,他们发现,绝大多数的此类案件都是由GBC这家律所代理推进,而且,律师函在遣词造句的表 述上也相差无几,诉讼地都在美国的伊利诺伊州。据悉,该州在打击侵犯知识产权方面的力度很大,其法规规定任何人不需要金钱上的损失,利润或意图欺骗损失的 证据,就可以对侵犯知识产权行为进行举报和起诉。

  “这些绝对不是巧合。”吴先生斩钉截铁地说,从买家跟你聊天到交易基本达成,这些都是有预谋的策划,是“钓鱼”,目的就是引诱你答应做这笔买卖,以获得你的“犯罪证据”和PayPal账号。

   “他们深知中国商户的弱点,普遍缺乏对国外知识产权保护法的认知,法律意识薄弱,不愿承担高昂的诉讼费,多数会放弃应诉,这样账户里的钱就都归他们所 有,即便是应诉,胜诉的几率也不大,除非你能提供他们‘钓鱼’的证据。”吴先生表示,每个账户少的几千美元,多则几十万美元,这绝对是暴利。

  知名跨国诉讼律师郝俊波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品牌商即便通过买家主动要求商户提供仿品的“钓鱼”行为进行维权,这在国内外也是被允许的。这是境外品牌商通过司法途径实现知识产权保护的一种措施和手段,因此,并不违法。

  “商户所说的‘钓鱼’情况可能是这些品牌商雇佣的团队在进行批量取证。”郝俊波猜测。

   刘明则认为,此类事件从几年前就开始出现,2014年集中爆发,背后肯定有律师事务在挑动、组织。“原告律师起诉的范围很广,涵盖多种产品及品牌,能够 最后付诸诉讼,他们做了很多的工作。可以说,这个是精心策划的,通过运用法律规则,帮助这些品牌商打击侵权行为的同时,利用中国商户的特性,以此获得暴 利。”

   李恒也表示,2014年有一批案件,由于没有被告应诉,原告以很快的速度解决了及批案件。“405个PayPal账户被冻结,在2个月的时间结案, 判决每个被告赔偿200万美元,所有PayPal账户永远限制使用,因此,全部的PayPal账户在几天内全部清零。这些案件美国律师赢得太轻松,中国卖 家的损失太惨重。”

   郝俊波认为,跨境电商产生的纠纷很难维权,因此国内商户在经营过程中一定要确保遵守相关国家的法律法规,尽量减少纠纷的发生。同时,中国商户应该以此为 鉴,提高自身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同时学习国外的相关法律以及文化习惯,学会国外的游戏规则,在保证不违法的同时学会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

  谁在说谎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发现,除了对诉讼的无奈,商户们更多的是对PayPal的抱怨。在维权群中,PayPal几乎成为众矢之的。

   “这件事情这么多疑点,涉及这么多商户,持续了这么长时间,PayPal至今没有站出来表态,在没有调查卖家是否真实存在侵权违规的情况下就封号、冻结 甚至清零账户,而且每次都只是邮件通知,我们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费先生表示,在事发后,他曾多次与PayPal客服沟通,但得到的回复永远都是机械的 几句话,让我们和原告律师联系。

   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了PayPal方面。对于商户的抱怨,PayPal表示,作为支付平台,PayPal竭尽所能保护用户资产不受侵害,通过 提供风险管理系统和安全保障政策,为买卖双方创造安全放心的交易环境。PayPal有责任保障资金安全,同时在全球范围内谨遵法律法规,避免不良交易。

  这些账户之所以会被冻结,PayPal表示,作为第三方,当收到法院给予的临时限制令后必须根据法院要求对相应的账户予以冻结处理。当PayPal收到法院判决书后,会根据要求执行扣除赔偿金,并根据法院要求汇入指定账户。

  “理论上,客户账户在扣除赔偿金后仍然会有余额,但是实际上,由于法院判决赔偿金额往往远远大于客户的账户余额,因此才会出现账户归零的情况。”PayPal强调,其本身并不会“清零”用户账户。

  PayPal认为,作为第三方(既不是原告方也不是被告方),没有立场去挑战美国法庭的指令。因此,在接到美国法庭指令时必须立刻遵守。

   同时,PayPal表示,它并非商户所说的不作为。“我们会继续想方设法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在冻结账户或者转移账户资金等问题上一向非常谨 慎,也会及时告知用户其账户的实时动态。我们会向我们的商户提供法院指令相关信息,如案件编号、原告、原告代理律师联系方式等,以便商户采取下一步行动。 同时,我们建议受影响的商户对原告方律师进行积极回应,并且聘请熟悉美国法律程序的律师,以便获得最合理的应对诉讼的建议”。

   但对于这些解释,一些商户不以为然。“很多时候,账户被PayPal冻结封锁的莫名其妙,说我有买家退款,就自动把我账户中的钱划走,又不给出明确的证 据,哪个买家要求退款也不说明,简直让人摸不着头脑。”李先生表示。在他看来,PayPal就是在用各种借口划走商户的钱,而且每次都让人“死得不明不 白”。

  李先生的账号冻结并非由于品牌商的起诉,而是PayPal的冻结。截至目前,李先生的账号里已经是负数。

  为什么会出现负数?李先生解释,按照PayPal的规则,买家可以无理由要求退款且不退货,当你账户余额不足时,就会产生负数,这笔钱会由PayPal先垫付,但最终需要商户来还。

  去年10月,PayPal还最新修改了《用户协议》规定,如果卖家由于PayPal自行合理判断销售假货而在“与描述显著不符”的补偿申请中败诉,卖家须无条件向买家提供全额退款和原始运费,并且不会收到退回的物品(物品可能会被处理或销毁掉)。

  “如果给我明确的信息,比如谁因为什么原因要求退款,我倒是可以接受,但问题是PayPal不给,而我自己去联系客户询问是否有退款需求时,客户又表示没有。这让我感觉莫名其妙,究竟是PayPal在说谎还是客户在说谎?”李先生说。

  这些似乎正在成为PayPal与中国卖家之间矛盾扩张的助推剂。

   “PayPal是知名的跨国支付平台,但确实它和中国卖家的沟通是很少它的,它有自己的规则,就是一旦触犯它的规则的话可能直接采用冻结封杀的方式。” 电子商务观察员鲁振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PayPal和中国卖家之间的合作应该更透明些,应该建立更顺畅的沟通机制。

 
 
回主站      博客首页 浏览全部文章 我要发表文章